中國新聞視線網,用百姓的眼光看新聞!做中國新聞網站之標桿!

中國民生網

你現在的位置:主頁 > 安全 > 文章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中國新聞視線網小編 發布時間:2019-10-23 13:36

杭州警方指出51信用卡涉嫌尋釁滋事等犯罪,相對于資金暴雷的其他平臺,51信用卡是否算是“安全落地”?有業界人士認為,當前形成了一種開放式的結局,具體要看證據和警方界定,將來結果仍然可大可小

2019年10月22日,51信用卡杭州總部。圖/視覺中國

《財經》記者 張穎馨/文 袁滿/編輯

“漲幅近30%!”10月22日,港股上市金融科技公司51信用卡有限公司(下稱“51信用卡”,02051.HK)午后剛復盤,股價漲幅便逼近30%。雖然此后出現回落,但相較于前一日的遭遇,這點“起伏”恐怕算不上什么。

10月21日上午,據部分金融行業從業人士透露,51信用卡位于杭州西湖區紫霞街80號西溪谷國際商務中心的辦公地點遭遇警方突擊清查,包括創始人孫海濤在內的部分高管及員工均被警方帶走。《財經》記者隨即聯系51信用卡副總裁楊宇智,其回應“目前還不清楚具體情況,正在積極處理。”

彼時,市場普遍認為,調查或與近期杭州地區對爬蟲業務的整治行動有關。在警方突查與外界質疑中,當日,51信用卡盤中緊急停牌,股價更是一度暴跌超40%。

直至當日晚間11時14分,杭州警方在微博上發布通報,終為這場“迷局”揭曉答案。根據通報,10月21日,杭州警方對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涉嫌尋釁滋事等犯罪行為開展調查。目前,案件還在進一步偵辦中。

緊接著的10月22日上午6時,51信用卡創始人兼CEO在微博上發布致歉信,稱這個風波是因為公司管理上的不完善,尤其是對合作公司的培訓和監督不夠,導致在對借款人聯絡溝通過程中出現了一些過激的行為,給個別借款人造成了傷害。后續經營活動中,將杜絕一切不規范的第三方合作,優先確保對各個出借人按合同如期兌付。

與此同時,51信用卡在港交所發布公告稱,10月21日午后,公司在浙江杭州的辦事處接受中國有關政府部門上門調查。公司主席、行政總裁兼執行董事及控股股東孫海濤,公司執行董事及首席財務官趙軻及集團部分員工現亦正應有關政府部門的要求協助調查;兩位董事協助之調查已暫時完結,兩位董事未被相關政府部門扣留。

至此,市場有觀點認為,51信用卡終于“安全落地”。但亦有法律及金融科技行業人士告訴《財經》記者,是否“安全落地”仍有待警方認定及催收債權歸屬等情況的明晰。此外,51信用卡當前仍存在一定的風險隱患。

“達摩克利斯之劍”

近年來,隨著P2P平臺暴雷、監管收緊等情況,相對資金端業務來說,資產端業務被認為是“安全、靠譜”的。

資金端主要是理財,涉及到公眾,項目逾期后,一不小心就容易被認定成非法集資或非法吸存;但是資產端業務不一樣,我只要把錢放出去,收得回來就行,不涉及大范圍的公眾問題。”某現金貸平臺負責人曾向《財經》記者如是表示。

但如此“理想”的狀態最終化為泡影。

近年來,隨著掃黑除惡斗爭的深入,打擊“套路貸”等違法犯罪行為成為公安部的重點方向之一。在此背景下,各地公安陸續開展行動,各種新情況亦相繼出現。

一方面,部分互金平臺被卷入暴力催收風波。此次杭州警方在通報中亦提及:今年9月以來,杭州警方接上級部門線索傳遞,結合日常工作發現,“51信用卡”涉及大量各地異常投訴信息。經初步調查發現,“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冒充國家機關,采取恐嚇、滋擾等軟暴力手段催收債務的行為,涉嫌尋釁滋事等犯罪。

《財經》記者從多名51信用卡旗下借款平臺上的借款人處了解到,催收人員采取偽造律師函或頻繁致電借款人親朋好友等行為進行催債。“我的通訊錄被非法讀取,朋友經常被騷擾,而且經常在深夜撥我電話要求還債。”一名在51人品貸平臺上申請借款服務的用戶告訴《財經》記者。

無獨有偶。此前的7月,北京百乘金科科技有限公司(下稱“百乘金科”)遭到警方突查,其員工也被扣留在公司內配合警方調查。據現場人士透露,是北京警察配合河南警察辦案,事發地應該在河南。

9月,河南省焦作市公安局發布案情通報,將百乘金科旗下現金貸涉放貸催收案定性為特大套路貸。據警方透露,該犯罪團伙通過自主研發的“玉米花”“蛋花花”等多個APP網絡放貸平臺,以“無抵押、放款快、低利息”等虛假廣告宣傳為誘餌,隨意強行收取高額砍頭息。當借款人逾期不能還款時,采取對被害人及親友電話、短信騷擾轟炸,群發P圖照、靈堂照等軟暴力手段非法催收。多數受害人陷入套路貸陷阱后,個人學習、生活、工作、家庭均受到重大影響。

另據《財經》記者了解,包括安徽合肥等在內的多地,因暴力催收而導致平臺被查的事件并不鮮見。

“很多平臺都是采取委外催收團隊,難以避免在催收過程中出現不規范的行為。此外,隨著掃黑除惡斗爭的進行,部分借款人力圖‘鉆政策空子’,通過在投訴平臺大量發布相關信息,以期得到逃債的機會。”有助貸平臺負責人告訴記者,目前對于違規催收界定比較模糊,以往的案例都是諸如偽造文件、采取暴力行為等情況。

寧人律師事務所金融與科技委員會副主任馬軍告訴《財經》記者,當前確實并無明確的法律條款對催收行為進行界定。從民間行為來看,債務催收按照正常的程序,先是自行催收,但催收過程中不能使用違法手段。再者,可以通過訴訟等法律途徑,但是訴訟成本比較高,互聯網平臺上的個人借貸金額大都比較小,所以平臺通過恐嚇、短信催收的方式來催收成為常態,這就會對借款人的日常生活、隱私產生民事上的侵犯。

另一方面,由暴力催收牽出的個人隱私保護問題亦受到關注。自今年9月,有媒體曝出大數據風控平臺魔蝎科技、新顏科技高管被警方帶走;公信寶運營公司被杭州警方查封;同盾科技亦深陷“爬蟲”風波……大數據風控行業被推上風口浪尖。

據《中國新聞周刊》報道,此輪公安機關針對大數據風控公司的行動源于催收公司拿到被害人定位信息上門催收,將人逼到跳樓自殺。這起命案讓警方反過來追查數據公司倒賣個人隱私數據的責任。

也正是基于上述背景,在杭州警方尚未發布通報前,市場將51信用卡被查的原因歸于違規開展爬蟲業務。另據市場上流傳的一份函件顯示,某銀行曾向51信用卡發送律師函,稱監控到51信用卡未經許可使用爬蟲技術抓取該銀行用戶信息,涉嫌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敦促51信用卡立即停止抓取行為。

如今,杭州警方指出51信用卡涉嫌尋釁滋事等犯罪,不少業內人士認為,相較上述其他平臺,51信用卡算是“安全落地”。

排3和值走势图200